镇巴新闻网,镇巴信息港,镇巴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镇巴汽车 >

汉中镇巴滴水似金 村民走两公里余路背一桶水

时间:2018-05-06 23: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汉中镇巴滴水似金 村民走两公里余路背一桶水

查看图**

进入大秦网图片站

查看原图

从镇巴县城出发,汽车在巍峨的大山中颠簸了3个小时后 ,终于来到了永**镇境内,镇上****热情地将我们安顿在镇上的一个小旅馆里。我们直奔一楼的几个水龙头  ,想一洗身上的尘土 ,孰料水龙头只是羞涩地滴出几滴发黄的水后便再无动静 。店主尴尬地从水缸中取出一桶水说:“在我们这里,水比啥都缺,水比啥都金贵呀。”

永**镇被称为镇巴“西藏”,地**陕西省最南端 ,镇巴县最西端,与四川省通江县 、陕西省西乡县接壤,最低海拔511米,最高海拔2308米 ,辖125平方公里,1787户7320人,1932年红四军由川入陕在这里建立了陕南第一个红色政权——****赤北县核桃树乡党支部。永**镇沟壑纵横,属典型喀斯特地貌 ,天然地下溶洞随**可见,全镇境内没有小溪或河流,地表水和地下水都极为稀缺 。由于高寒,每年又只有6至10月才有降雨,属全县有名的缺水乡镇,在省、市均被挂名 。严重的缺水成了**约永**发展和威胁永**人民正常生活的桎梏 ,辖区干群每年一大半时间都要在经受着饮水之痛 、背水之苦 、缺水之困的日子中度过 ,倔强的永**人民世世代代便与这干旱、与这生命之水做着不屈不挠的**争。

走近“背水大军”

“咣咚……咣咚……”次日清晨5点多,我们便被一串串从未听过的浑厚而悠远的撞击声惊醒 ,迎着晨曦,我们来到核桃树村实地走访群众的用水情况,刚转过一个山梁,那“咣咚 、咣咚”的神秘撞击声再次响起,循声望去,只见一行人都背着一个大大的木**器皿正在艰难前行。村民介绍说,这叫“背桶”,是他们家家必备的背水用的容器,每个背桶可装水100多斤 ,先前我们听到的神秘的声音就是水瓢在背桶中撞击所发出 。七八个村民围拢来,讲述起了他们艰辛的“背水史”……

由于没有固定水源,降雨季节较短,每年农历10月至次年5月人畜饮水十分困难,历代以来 ,他们都只能常年靠背水度日。年满花甲的杨德富从18岁开就开始背水,已经有40多年的背水生涯,背坏了17个背桶,他回忆 ,从记事起,爷爷就是背着这样的背桶背水,如今,他的孙子也在背水了。当谈到他60岁了还在坚持背水时,他爽朗地笑道:“在我们这里,只要能背得起一背桶水的,60岁也算壮劳力!”

新时村西沟组的谢飞 、罗霞一对新人正在举办婚礼,为了保障用水,婚礼前两天就请了十来个人专门背水 ,红红的喜字倒映在门前一排十多个大水缸里,既壮观又令人心酸 。从这些背水人的脸上,我们却看不到一丝悲伤和颓废 ,看到的是让人肃然起敬的**观、坚强和倔强 。

背水的路非常崎岖,大部分家庭都要到2公里外取水,背一桶水得花1个小时 ,最远的得用2个小时。按照一家5口计算,每天得背上3桶水才能勉**簧詈退茄笥盟,每家得有一个壮劳力专门背水维持生计。全镇约有1200名青壮年劳动力只能放弃外出创业,常年从事着背水工作,形成了浩荡的“背水大军”。

感受“缺水之痛”

取水来之不易,自然水贵如油,永**人民更是“节约”用水到了极致 。核桃树村李逢平家的堂屋内一字摆着几个大水缸 ,家门口还有一个大缸,仔细一看 ,发现不同的缸里的水是不同的 。李逢平介绍说,只有两口缸是用来装干净水的,除了饮用做饭的水之外,其他的都要利用几次。一盆洗脸水,全家人轮流使用,洗完脸后,就倒在另一个缸里 ,用来晚上洗脚或者洗衣服,人不能再用了的水最后再倒在另一个缸里用来喂猪。洗澡就更困难了  ,夏天有摩托车的可以骑车到十几公里外的大河去洗,没有条件的平时就只能用毛巾沾湿了擦擦身子,冬天就更是很少洗了。有时来**人做饭的时候家里却没有水了,就只有拎着桶拿着瓢挨家挨户借水,背回来水了再还上。

为了水,镇上的****每年都有好几个月的工作都得围绕着水打转转。夏季降雨季节,****和群众倒还可以在附近的池塘或者水窖取水 ,每到枯水季节 ,就得组织人到几十公里外的简池镇李塘坝河、川陕交界的刘家河、郎家河运水,县上每年都要拨付3**元的专项资金运水,但也只能最低程度的供应集镇所在地的居民和学校的用水,分配水更是让人头疼。镇综治办的同志说,每年这段时间,他们调解的纠纷一多半都是与水有关的,背水时邻里争水抢水的 ,没背到水回去两口子吵架打架的等等 。

为了水,永**小学的师生比其他学校多了一堂“取水课”。尽管运来的水首先供应给学校,但是也只能满足师生们饮用和做饭使用,洗脸、洗脚、洗衣服的水得到距学校1公里左右的一个山洞里取水,为确保安全,取水时得由****们组织孩子们排着队去 。我们随着孩子们取水的脚步来到这个山洞 ,水是从洞里的石缝里慢慢滴出来蓄在小水潭里,孩子们拿着小盆 、水壶 、水瓶之类的器皿轮流装水 ,很快 ,一潭水就没有了,最后来的一个孩子只好把水瓶凑在石缝**,让水滴到瓶子里,孩子虔诚的神色**佛在祈求水能滴快一点 ,泪珠也像那水滴一样一滴滴地滴了下来 。

重走“寻水之路”

面对多少代人的缺水困境 ,大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各级政府先后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在硝洞崖的山岩上一锤锤、一凿凿地修出了2.3公里的引水渠道,在坡度75度以上的峭壁上建起扬程280米、斜面长度900米的抽水站 ,截止2006年共通过省市县补助建设先后修建21**供水工程 ,2**抽水站、766口水窖,一定程度缓解了人畜饮水困难。

然而好景不长,2008年“5 .12”地震后 ,由于地质结构发生变化,抽水站水源枯竭,全镇80%的水窖、集雨池都遭到破坏,蓄不住水。通过各部门的支持,政府的补贴  ,维修了一批,但公路不通的基本无**组织维修。

解决全镇人民的饮水难问题成了当务之急。由于距离最近的河流都在近20公里的山下,距离远、海拔相差近1000米,无**将河流的水抽上来,经过反复考察论证,要彻底解决这个难题,只**谏缴涎罢倚碌乃。从2010年9月开始,永**镇党委、镇政府领导班子便组织干群披荆斩棘、风餐露宿、爬**卧雪地进行了为时半年多的“寻水行动” ,终于,去年4月 ,一个好消息传遍了永**镇的山山岭岭:在相距镇政府驻地25公里外的巴山林场土地坝发现了一**水质好、流量大、长年不断流的山泉水!

在永**镇党委书记冯宗学的带领下,我们走上了他们当年艰辛的“寻水之路”。46岁的他在山林里行走起来身手矫。拖20多岁的小伙子,边走边挥舞柴刀劈砍荆棘,而我们早已气喘吁吁。寻找水源的半年多里,他带领镇上领导班子和群众起早摸黑,常常在深山里一转就是一天,饿了就吃点干粮,天黑了就住在群众家里,寻水队员多少次遇到毒蛇猛兽,多少次遭遇雨雪侵袭。一次他摔下一个山坡,硬是在老乡家里躺了6天才能行走。

筑起“永**之渠”

水源找到了 ,然而要将25公里外的清泉水引到千家**户 ,又谈何容易 。

#p#分页标题#e#

2011年8月,县委书记赵勇健、县长叶稳太带领水利局的相关人员赴省水利厅对该饮水工程进行汇报。8月30日 ,省水利厅厅长王锋召开专题座谈会听取了镇巴县水利事业发展情况汇报 ,研究 、破解**约镇巴水利发展的重点和难点;12月22日,省水利厅****一行到永**镇进行实地察看调研 ,经调研组充分调研考察认为,永**镇引水工程项目“应该上 ,必须上” 。

今年3月20日,省水利厅下达了项目建设批复,永**人民祖祖辈辈梦寐以求的饮水问题真正进入了实质**突破阶段。

据永**镇镇长李天国介绍:“该工程总投资908 .63**元,从毗邻大池镇的天池寺土地坝引泉水至永**镇境内,经隧洞输送至天池净水厂 ,经净化**理消毒后,通过配送水管网,逐级减压,输送至各村 。建成后,可有效解决永**集镇及红花、新时、核桃树、光辉、白阳等5个村5000多群众和500多学校师生的饮水困难问题;顺利打通与四川省通江县、西乡县连片开发红色旅游和天池寺生态旅游环线,同时促进农业产业化发展 ,增加群众的收入 ,带动一方经济发展,让永**人民真正过上永远安**的生活 。”

------分隔线----------------------------